中欧商学院:丁远:越是对外绽放的行业角逐力

母婴用户    2019-11-28 22:21     浏览 33333 

  1、一方面,《外商投资法》让外商能够长期平稳地在中国运营下去,增加其对中国政策稳定性的信心;另一方面,通过投资正常化与常态化,也能保证中国企业在对方国家投资时也能得到对等待遇。

  2、所以我们要去适应外商对我们的挑剔。因为中国重要,所以外商才在乎中国,挑剔中国。

  3、在资本市场上,上市公司的质地好不好并不重要,因为企业质地太烂,最后没人买,企业就上不成市。我们不要替投资者去操这份心。

  4、最牛的市场不是估值最高的市场,不是PE(市盈率)平均水平最高的市场。最牛的市场是估值最准的市场。

  2006年,丁远辞掉欧洲最著名商学院之一,巴黎高等商学院(HEC)终身教授一职,加入中欧国际工商学院。

  2011年,丁远在A股市场创立了“丁远指数中性基金”,成为大陆金融会计学术界对冲基金第一人。

中欧商学院:丁远:越是对外绽放的行业角逐力

  丁远4年前开始担任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副院长兼教务长的职务,此前他在中欧商学院的头衔还有兼职教授、教授和系主任。在更早未加入中欧商学院之前,丁远是欧洲最著名商学院之一,巴黎高等商学院(HEC)的终身教授。

  丁远表示,外商对华投资的战略发生了根本性变化:基于中国已是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,外商对华的投资逻辑已从兴建工厂到转移全产业链转变。这一变化使得外商对在华投资对等性、营商环境等方面更加重视。

  “在这种情况下,外商在中国的资本投入就更多,对中国的要求也就更高。所以,外商也希望他们是真正意义上的本土化企业。”丁远说,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《外商投资法》的出台有利于外商增加对华投资稳定性的信心。

  “另外一方面,通过投资正常化,也能保证中国企业在对方国家投资时也能得到对等的待遇。”他还说道。

  对这一波中国开放外商投资的浪潮,丁远认为,中国企业界对此都抱有一颗平常心,并不惧怕与外商竞争。因为越是开放的行业,企业的竞争力往往便越强。

  丁远还在对话中阐述了他对科创板的看法。他认为,上市公司的质地本身并不重要,关键是企业需如实地将其实际情况披露出来,监管部门只需负责把控好信息披露和内幕交易风险两项内容即可。

  此外,丁远建议,不必限制资本市场的再融资功能,他认为最牛的资本市场是完全由市场定价的估值最准的市场,而不是指估值最高的市场,也不是指PE(市盈率)最高的市场。

  丁远:应将外商在华投资常态化搜狐财经&经济杂志:原定2021年取消证券、期货、寿险、外资股比限制提前到2020年,你认为背景原因是什么?

  丁远:中国吸引外商和外资已经持续了三、四十年了,但2014年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。在2014年之前,中国的对外投资很少,但从2014年开始,中国对外投资开始井喷,大概到2016年达到顶峰。目前仍保持在1000亿美元左右的水平。

  与此同时,国内恰好又有去外商特殊化的过程。这是正常现象,因为早先吸引外资时,我国给了包括税收等方面的很多优惠条件。另外,外商在中国面临的竞争压力也越来越大。这两个情况叠加在一起,就出现了投资对等性(reciprocity)话题的讨论。

  所以,中国要一次性把外商在中国的投资变成国民化、常态化的投资,这是《外商投资法》所反映的精神。

  一方面,《外商投资法》让外商能够长期平稳地在中国运营下去,增加其对中国政策稳定性的信心;另一方面,通过投资正常化与常态化,也能保证中国企业在对方国家投资时也能得到对等待遇。这两者其实是联系在一起的。

  丁远:我个人认为,在这波中国开放外商投资的浪潮中,中国企业界,包括很多国企其实对这一波开放都抱有一颗平常心,不要那么恐慌,要不怕与外商竞争。

  毕竟大家三、四十年下来,对中国改革开放积累下来的企业竞争力,其实还是很有信心的。

  丁远:中国越开放的行业,竞争力就越强搜狐财经&经济杂志:今年我国又减少8项负面清单内容,你作何评价?

  丁远:我们现在要调整心态,不能简单地认为我们是一个发展中国家,因为中国的经济规模极大,对全球的影响力也很大了。中国需要承担起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应该承担的责任。

  我举个例子。去年7月,我去德国慕尼黑参加论坛,当时有两件大事,一是海南航空购买持有了10%的德意志银行股票,二是李书福购买持有9.69%的奔驰股票,这在德国引起了非常大的轰动。

  德国人直接问我:丁教授,我们德国人什么时候可以在中国买10%的中国工商银行股票和10%的中国一汽股票?

  当然,我也和国内媒体同行们就该问题进行了交流。很多人还是很不适应,马上跳起来说:丁教授,我们的战略型资产怎么可以卖给外国人?我回应说:你站在他们的立场想想,德意志银行和奔驰何尝不是德国人的资产?

  所以,开放是相互的。而且,我们要充分相信我国企业的能力和实力。中国越开放的行业,其竞争力越强。我们越保护的行业,其实竞争力就越弱。

  解决经济发展的核心是发挥市场的作用,政府只能起到辅助作用。我们已经到了放开的时候,所以我也真心希望负面清单会越来越短。

  丁远:外企更加重视中国的营商环境,是因为中国市场很重要搜狐财经&经济杂志:在我国加速对外开放的背景下,如果未来要吸引外商将更完整的产业链放到中国发展,你认为我们还需进行哪些调整?

  中国早先是后发国家,希望快速进步,期待超越,所以当初外商进来时,双方的利益点很简单:中国要工业化,增加就业,换取外汇,外商要中国廉价的生产要素。所以,那时候有说法叫“两头在外(指加工贸易的货源在境外、加工贸易制成品出口到境外),原料加工”。

  也就是说,外商来华的目标很明确,就是到中国开一个生产型基地,该基地是其整个全球供应链中的一个环节。此时,外商对整个投资环境、营商环境和知识产权保护的要求便很低,他们只要拿到便宜的地,然后有免税政策、便宜的劳动力就够了,至于国家内部怎么样,跟他们没有关系。

  2018年,中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,总计达5.7万亿美元,且中国的消费以每年6%-8%的速度在增长,未来20-30年仍会持续增长,而美国当前消费增长速度顶多是2%-3%,所以美中差距会越来越大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外商来华不再是建厂,而是想在中国建全产业链,甚至要在中国设立针对中国市场的产品和品牌,因为中国市场已经足够大。

  有位外商跟我讲了一句话,我觉得很对。他说,他们外商现在要变成一个Chinese corporate citizens,就是变成一个“中国企业公民”。在这种情况下,外商在中国的资本投入就更多,对中国的要求也就更高。所以,外商也希望他们是真正意义上的本土化企业。

  我看了很多跨国公司的报表,像大众汽车有50%的利润来自中国,少的也占到15%。在这种情况下,外商对中国营商环境当然就变得很重视。

  丁远: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在执行层面上。举个最简单的例子。知识产权保护最典型的就是专利权、商标权,一个合法注册的商标是受法律保护的。

  我们一定要把行政干预和市场行为区分清楚。我们是一个大国,大家的认识不是立马就能统一到位的,尤其是在落实时。我们不能把个人的喜好,或者个人对于一件事情的认识强加给别人。我们要走合法程序,这很重要。

  丁远:营造友好营商环境的最大问题在执行层面上搜狐财经&经济杂志:我们应该如何把握科创板注册制的上市和监管之间的平衡?

  丁远:一个上市公司上市就是去逐利的,千万不要把他想成坏人,也不要把他想成一个好人,他就是追求利益,这是一个商业行为。有两个问题是监管部门永远要管住的。

  一,信息披露。这个企业到底质地好不好?就像一个人,他到底长得帅不帅?这不重要。我们不是选秀,不用选美。因为丑的人也会嫁丑的人,漂亮的人也会嫁漂亮的人。只要企业把自己的实际情况老老实实讲出去了,即使他仍在亏损,那这个企业为什么不能上市?

  在资本市场上,上市公司的质地好不好并不重要,因为企业质地太烂,最后没人买,企业就上不成市。我们不要替投资者去操这份心,去关心这个公司的质地到底好不好。质地差的公司,股票卖得便宜,肯定也能卖得出去。如果企业质地差,股票却卖得贵,那就卖不出去。

  但企业要确保信息披露不能造假。如果我是一个亏损的企业,明明未来的预期很糟糕,企业却把它美化,那就有问题。

  丁远:上市监管只需管好信息披露和内幕交易第二,内幕交易。依托云计算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技术,我们的识别能力越来越强了。只要我们把披露的信息上传,看看这之前企业有没有一些非正常的交易,结果就很明显。

  对于科创板企业而言,内幕交易的风险比一般的成熟企业更大。因为第一,科创板企业所处的行业成长性比较大,这意味着波动性肯定更大,有可能很陡地上升,也有可能很陡地下滑,股价就相对应地有巨大的调整。

  科创板企业上市后,会极度分化。有的会真正长成参天大树,有的就死了。让它死,千万不能造成僵尸企业,不要逼着那些公司再去买壳上市,那是最要命的。

  我希望没有一个公司需要借壳上市,自己上市最好,因为壳公司和壳公司的现有股东对社会是不创造价值的。就凭壳公司占了上市的指标,就能在一个好公司身上咬一口?这是不对的。应该让所有的好公司自己上市,不行就退市。

  *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MBAChina立场。采编部邮箱:,欢迎交流与合作。

  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裕民东路3号 京版信息港二层 邮编100029